Placeholder image.
相传胜利者肯定手持正义
那仅是因为正义可以被胜利者定义
立音喵
一只生活在网络中的喵
相传胜利者肯定手持正义 那仅是因为正义可以被胜利者定义
立音喵一只生活在网络中的喵
写在 Telegram 账号被封禁之后
立音喵
2018年07月27日
闲聊
闲聊

我的 Telegram 账户被封禁,在没有任何违反 ToS 的情况下被封禁了,我在尝试修复 telegramircd 中的兼容问题而尝试更换 Telethon 库的版本,突然我就在没有得到任何警告的情况下被封禁了,账号变成了 Deleted Account,所有客户端被强制下线,所有 Bot API 也都被禁止访问 ,一夜间我丧失了 90% 的社交圈,我首次知道我是如此的脆弱……
我需要倾听者……
每一次我在频道中发布内容,在群组中吹水或者讨论技术,都无形的在渴望着关注……
现在想来,我每次看着每条消息阅读量上升我都会无比的开心,因为我知道,有人关注着我……
失去了这个经营了2年多的社交网络……… 我害怕,害怕永远也无法重新开始……
我现在才知道,我需要别人的关注,有人很多人回应我,无论是阅读还是回复都是我继续存在的动力……
在现实中,你见到我的时候我大概是永远都非常开心,因为在倾听着我……
但……我在平时,并没有任何人愿意听我说话,周围的人,无论是父母还是现实中的朋友,都对我所说的话没有任何回应……他们觉得厌烦……不想听我聊我的故事,更不要说是聊技术上的事了……
在家里,我只能对着电脑,对着我深爱的代码们,以及能够聆听我的你们,谢谢你们……
我还能不能回去……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时间有时不会淡化伤痛,它只会让一切变得更糟,它反复告诉你,你是孤独的……你永远只有一个人……
我渴望关注,渴望有共同话题的朋友……
我不希望也不允许我伤害任何人,但我无法在自己受伤时自救………而我又愿意承担别人的伤痛,又不会享受别人分享的幸福………
我永远在希望能见到从网上认识的朋友,因为我们有共同的话题,而不是在现实中只因为在你身边而认识的“朋友”,现实中的“朋友们”敷衍我、没有共同的话题,偶尔来找你只是因为他需要你的能力来帮助他做一些事情,而不是他真的愿意与你做朋友……
而网上认识的你们往往只能短暂的相遇,然后就此分离………
我找到无数的借口,想自己一人去往不同的城市,用赚钱作为借口获得独自外出的许可,实际上我自己投入了更多……只是为了见到能有共同话题、一起开心的朋友啊……虽然短暂,但能让我好受很多……
之后,我又会回到没有人关注的世界……
这里只有我………
父母不是聆听者,他们很不想听我的故事,甚至总是面无表情的没有回应……跟他们讲述网络中的信息保护,他们嗤之以鼻……我已经不奢望他们能够理解了,只希望他们不要在相应的事情上干扰我……
同时我也在害怕,害怕他们听完一些故事之后怎么想,害怕他们以后如何对我;很多人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父母不会害你”,但我见过的被父母害死的朋友不只1个,今天我整理我的 B 站关注列表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名字,瞬间想到她已经不在了………她只是想做回自己就付出了这样的代价……而我的有些朋友和父母坐下来好好谈的过程中就被赶出家门,甚至送进打着“戒网瘾”名号,实则无论你是不是有所谓的“网瘾”,都会用打骂、体罚、恐吓来让你屈服的垃圾“学校”。还有跟父母谈完被囚禁在家的朋友……有这样经历的朋友居然我用一双手的手指头都数不完……一切都是打着“爱”和“我这都是为你好”的自私的谎言……
所以我也不敢与父母说所有的事,我承认我在害怕,即使我与他们保证什么事,我也不能保证他们不会怀疑,即使我对那件事十分认真……
大部分的老师不是聆听者,他们只想着你的论文、你的设计能为他带来什么,甚至不关注你到底怎么样………
绝大部分同学不是聆听者,他们对你本人没有兴趣,只对你的作品有兴趣………
你的老板和同事不是聆听者,他们只关心自己的业绩和能不能赚到钱……
心理医生是个聆听者,但在现在,你去看心理医生,你周围的人总会有非议,“神经病”这样的议论我相信不会少,你们知道吗,反复伤害他们的就是你们这些对心理学和精神科知之甚少又不学无术的人!“抑郁都是惯的”、“你怎么不开心,开心点不就好了”、“这有什么啊,至于吗?”、“听说了吗?她因为一点小事想自杀,至于吗?”……………你们……就是一步一步害死他们的帮凶……
说到底……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也不知道我想说什么,但已经没有能让我开心的交流的平台了,唯一能接受我,关注我的平台也抛弃了我,我有什么错你就这样对我……想到那就写到那吧………
大概这篇文章会最终发到我的博客上吧……这只是我思考的过程……我只是把它写下来,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期待什么……那么…再见了……我写下这些,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后记: 2018年7月27日上午 8点左右 封禁被解除

评论区
上一页
下一页